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中心

新闻中心

“厂二代”涌入外贸,有人欢喜有人愁

发表时间:2023-4-13 11:05:42阅读次数:429


越来越多留学归国的外贸“厂二代”投身家族事业。当先进思想遇上老一辈经营理念,将擦出怎样的火花?当年轻毕业生遇上“满级”老员工,会有着怎样的辛酸?当新工厂主遇上产业外迁,他们又将如何抉择?今天,我们将为您讲述部分外贸“厂二代”的故事。


穷困潦倒的主人公因一场意外逆天改命,得到重生的机会,选择转世成为富家少爷,开局便是继承者的层层修炼,长大后接手生意,上演霸道总裁的一生。爽文的套路越来越离谱,也折射出许多当代年轻人的梦想:当运筹帷幄的老板,而不是负责执行的打工人。



在小红书上,一群自称“厂二代”的归国留学生开始分享他们成为公司老板后的日常。除了交流各自的商业经营体会,还组建起群组在资源上互通有无,或是相约线下交流。潜伏在相关小红书群组多日,我们发现这些年轻人中的一部分并没有过上霸道总裁般的生活。工厂主与工厂主之间的悲喜并不相通,经营中小型工厂的难度与“心累”程度远超很多人的想象。尤其是管理业务传统或是现金流不健康的工厂,如此重担压到任何人身上都是一座大山。面对重重阻碍,没有“金手指”的海归留学生龃龉独行。成为中小型工厂管理者的现实很骨感,这群高学历、有抱负、有想法的年轻人依然选择拥抱丰满的理想。

丨白领在写字楼喝咖啡,我在工厂天天“扯皮”
留学归来,这些20多岁的年轻人站在职业发展的岔路口。摆在他们面前的往往是两条路:充满诱惑的那条通向一线城市的互联网大厂、外企、国企,而听上去就不太“sexy”的一条通往家里的工厂。如果随机逮住一个出入北上广深写字楼的年轻白领,询问其家庭背景,你会发现有些人明明可以回家继承工厂当老板,却甘愿在一线城市做一名打工人。相比于一线城市的摩登,老家是闭塞的。留在一线城市工作的“厂二代”有着相似的心声:留在小城市工作,害怕被闭塞的思想给同化,在北上广深工作更符合他们对未来的预期。Michael在深圳一家互联网电商公司工作,于他而言,深圳是更自由的,是闯出一片天地的舞台:“我家里是做电子插件的,家人已经在管理工厂。我的个性向往大城市,在深圳发展比较自由。回家的道路就是结婚生子,天天让你相亲。”



一念之差,准都市白领变成了“厂妹”、“厂弟”,这样的称呼没有贬义,是对工厂员工的致敬,也是他们全身心投入公司事务的写照。受制于产业、经营模式、地理区位、业务规模等因素,工厂与工厂之间的差异极大。在外贸发达的沿海地区,每座城市都有代表性的制造业,中小型工厂林立,往往面临同质化发展的问题,继承家业意味着被卷入白热化的商业竞争中。还未长期经受过社会“毒打”的年轻毕业生,一上手就要处理难度极大的管理事务,挑战性极高。面对外贸工厂经营带来的挑战,这些年轻人从未想过放弃,却也在执行过程中理解了父辈的一些做法。他们在海外接受的教育与工厂的现实产生错位,必须直面大公司与小公司、大城市与小城市的差异。此前会质疑父辈管理模式的他们发现,“因地制宜”或许才是最科学的管理方式。



从家族生意的旁观者到实际管理者,最为棘手的问题之一在于沟通,与员工的沟通有时让他们“被气到”。比如,传统外贸转型开拓电商渠道后,公司可能面临发货、包装、客户投诉等问题,必须及时与员工沟通。而后者习惯了过去以外贸为主的订单采取大批量包装,对包装的要求没有快递那么精细。由于采取计件付费的薪资结算形式,面对要求更高的快递包装,他们花在单件包装的时间更长,总收入有所降低。负责包装工作的员工不仅产生怨言,还会直接拒绝执行。由于职业背景与沟通方式不同,工厂员工们希望用更简单的沟通来解决收入问题,而不是优先考虑与管理者共同商讨解决方案。因此和他们的沟通需要更讲究方式方法,初出茅庐的年轻管理者或许还没找到其中的窍门。同龄人在一线城市写字楼办公,他们亲自到工厂里参与公司日常管理;同龄人与白领同事相谈甚欢,初出茅庐的他们要和“满级”员工来回拉扯;同龄人在现代化的企业磨练,寻求个人成长,他们在商场直面传统外贸的桎梏,一路摸爬滚打。“明知山有虎,偏向虎山行”。一群继承外贸工厂的海归留学生充满斗志,希望将这条荆棘之路变为鲜花之路。

丨回归家族产业,向传统外贸说“不”
考古发掘显示,数千年前潮州一带的先民已经开始冶陶。时至今日,潮州陶瓷依旧以其制瓷工艺闻名遐迩。从小受到家族生意的耳濡目染,Kristin立志从事陶瓷相关的事业,但与Michael一样,她不想回家帮忙的愿望非常强烈。从毕业生摇身一变成为家族产业的参与者,她的体验几乎是“无缝衔接”。



2020年在美国读本科的最后一个学期,她因为疫情选择回国。因为有大半年在家上网课,不免经常去家里的公司。“家人都在公司吃饭,对我们来说家就像酒店,在公司的时间占去日常2/3的时间。”上课之余,曾学过摄影的她帮家里的产品做拍摄工作,并把照片发到网络平台,自此参与到陶瓷制品的销售环节。可以说,Covid-19疫情带来的变化太大了,这场全球性的挑战直接改变了Kristin的职业选择。难以预测疫情发展,不喜欢网课的她因此没有继续读研。她放下到一线城市工作的想法,因为即便可以获得个人成长,疫情下悬在头上的裁员镰刀令大公司的光环褪色。同理,在外部环境不稳定的情况下创业,过于冒险。20多年前,Kristin的父亲在潮州本地建起陶瓷制造工厂,并创办广嘉陶瓷制作有限公司从事外贸生意,生产杯碗盘碟等日用陶瓷,客户主要来自酒店行业。2021年,在潮州这座从小长大的城市,这位海归留学生选择拓展新的品类,生产花瓶、摆件等偏向生活方式的陶瓷产品,并从零开始做起了电商渠道。销售给酒店业的陶瓷制品更看重实用性,而她开拓的花瓶、摆件等品类更强调美学。即便与父辈在同一间公司工作,她所做的事情更像是“内部创业”——除了材质都是陶瓷,新业务与公司原有业务几乎完全不一样。出口电商方面,公司开通了亚马逊、阿里国际站、Shopee等渠道。开始做电商完全是她个人的商业想法,也因此揽下了所有电商相关的管理事务,而习惯传统外贸的父母却还没让她站上肩膀:“我父母对电商的态度不太积极,认为体量不是很大。我现在的成绩不算特别亮眼,他们认为电商不会是主要的发展方向,完全不管我如何去做,也没办法给予我一定的帮助。”

图中这些生活方式瓷器主要销往欧洲,充满设计感的产品尤其受重视生活品质的北欧客户青睐。莫兰迪色突显出与众不同的情调,与市面上的大多数瓷器的观感都非常不同。甚至有客户从他们那里批量拿货,放到小红书上售卖。“与同行生产的陶瓷相比,一眼就可以看出是我们的产品。”她告诉品玩Global,色瓷工艺使得产品更为独特,却也使得受众更加小众。不了解瓷器的消费者认为充满色彩的瓷器可能对健康带来危害,但事实上,采取高温烧制的色瓷工艺甚至比大部分陶瓷更加健康。当下,这些家居陶瓷产品更多依靠客户的口碑传播。“酒香也怕巷子深”,打广告是其下一步的重点工作。公司需要将产品更精准地推向目标受众,并且做好前期的用户教育工作,将色瓷的优势展现。谈及2023年的生意“小目标”,Kristin表示第一年成绩一般,之后的情况不错,希望2023年能够做到去年两倍的增长。在生意的爆发成长期,她没有以明确的数字作为目标。Kristin告诉品玩Global,在潮州当地,像她一样留学回国后继承家业的年轻人不在少数。而留学回国的“厂二代”们主动在小红书上集结,则完全在我们意料之外。

丨新一代外贸人,正在崛起
在小红书这个分享生活好物和生活日常的平台,一群海归留学生自发地在“厂二代”、“海归大小姐扶烂厂”等话题标签下分享回国以后的见闻,以及工厂经营的体会。


位置偏僻的工厂、与大学专业不相符的产业、公司不健康的现金流、欠缺的行业知识……继承工厂不久,这群年轻人有着或多或少相似的境遇。在小红书这个以年轻人为主的论坛,我们能读到他们的心声与相互交流的意愿。这群自称“厂二代”的年轻人敞开心扉,组建群组互通有无、请教行业问题,还开启线下聚会。在一条线下聚会的帖子里,博主在最后写道:“好玩又有趣,一起见证成长吧!让接厂不枯燥!GOGOGO。”


他们也许还没有丰富的营商经验,但愿意学习,像海绵一样快速吸纳资源和知识。而这群海归留学生不仅有着极大的愿景,还有着危机感、使命感。接受过良好教育的他们目睹了传统外贸的高速增长,也预见了外贸升级的未来。“中国的轻工业依然重要,但如果没有人愿意花时间去改变现有模式,订单会转到东南亚那边去。如果没有年轻人愿意回来帮忙,传统外贸的问题会越来越严重……给我一次重新选择的机会,如果没有疫情,可能还是会留在家里工作,我觉得这种事情还是需要有人去做,需要有年轻人去做。”Kristin说道。2022年,越南的GDP增长8.02%,令人咋舌。我们之前曾说过,越南的崛起也许对我们不是一件坏事,但在轻工业工厂主中,或许有人不会这样想。他们是对东南亚制造业的崛起有更直观感受的一批人,有着不同视角。
产业升级的背景下,一些在小红书上聚集的新任工厂管理者深感内卷厮杀的焦虑,他们不愿意和同行继续缠斗。相反,他们希望突破现有模式天花板,开辟新的赛道,一路跑下去。教育背景使得他们可以快速熟悉品牌和营销理论,不少人深知“品牌出海”的重要性,即便很难按照教科书上的范例执行,他们仍期待外贸生意以更可持续的方式做下去,所谓的“品牌”只是其中一环。2023年伊始,自称“厂二代”的回国留学生在小红书集结。今年,品玩Global将持续关注新一代外贸人的动态,欢迎读者朋友分享线索,与我们共同见证中国外贸产业的转型升级。(文中Michael为化名)

编者按:本文选自微信公众号“品玩Global(ID:pinglobal)”,作者:zhifang,革兴咨询经授权转载,如需转载也请联系原作者。
版权所有:杭州革兴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 浙ICP备16015775号-1